万米高空生死救援,这位宁波人当起“联合国医生”的翻译官拉杆书包

2019年04月25日 20:08来源:意彩手机版

微信图片_20180919140526.jpg

(鲁立辉(右一)在飞机落地后与两名参与施救的美国医生合影。)

浙江在线9月19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胡芸 区委报道组 续大治 通讯员 孙勇)9月18日5时许,从洛杉矶飞往上海浦东的南航MU586航班上,飞机正行驶在万米高空,一名旅客突然呼吸困难,血压一度超过200。 随后一场中、印、美医生的“联合营救”在机舱里上演。然而,事后医生们却将“功劳”归功于一位热心乘客。“如果没有这位精通印度式英语发音的先生,我们可能连最基本的沟通都做不到。”当时参与救治的中国医生——南京妇幼保健院的儿科医生张玲说,我们还给他起了个外号:“联合国医生的翻译官”。

这位热心乘客名叫鲁立辉,是宁波海曙区横街镇人,几经辗转,记者终于联系上鲁立辉,还原了事件的经过,在他看来,只是做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。

“起飞大约一个半小时后,机舱内突然一阵骚动,在距离我大概三个座位的位置上,一位60岁左右的男士面戴呼吸罩、面色苍白,情况一度十分危急。”鲁立辉说,飞机上的乘务员立即广播,询问有没有乘客是医生。“听到广播后,一名同胞马上亮出医生身份,并大喊‘我需要翻译’。”

国人的热心,得到其他乘客的回应。一名来自印度的儿科呼吸科主治医生,两位来自美国医生,以及一名美国海军医学院学生和中国医生一起临时组成了一个“联合国紧急救助团”, 对这名病人进行急救。

20分钟后,病人的血压上升到210,并失去意识,经多方诊断,可能患有呼吸困难综合症 “随时有生命危险”, 为了保证旅客生命安全,医生建议飞机就近备降。

得知情况后,机长立即决定备降旧金山。但当时飞机距离旧金山仍有一定距离,等降落还需40分钟。万米高空中,多国医生紧急救援正在进行中,但语言交流问题随之而来。“我们中间资历最深的是印度医生,但她口音很重,连美国医生都不能明白她的意思,大家都特别着急。”张玲说,就在此时,一个高大的身影拨开人群,用中英双语各说了一遍“Leave it to me(交给我)”。

鲁立辉没有想到,曾经在英国利兹城市大学的留学经历,在关键时刻帮了大忙。“当时在英国留学,身边有很多印度同学,都说着一口地道的‘印式英语’。”鲁立辉向记者举例,比如标准英语中的“too”他们会念成“doo”,“不仅仅在单词发音上有明显差异,而且印度人讲英语,有很多的抑扬顿挫,舌头好像在嘴里疯狂打转,速度很快。”

鲁立辉一边听着印度医生的意见,一边同期进行中英双语翻译,就这样鲁立辉成了这些“联合国医生”的“翻译官”。经过充分沟通,医生们一致决定对病人采取应急处理——喂食速效救心丸,在先后三次喂食后,情况终于出现了好转,病人慢慢睁开了眼。

40后分钟后,飞机顺利降落旧金山机场,由于处置及时,病人已经可以勉强起身,随后被送往附近医院救治。鲁立辉辗转得知这位病人是位华裔美国公民,在越南做生意,在被推上救护车前特意向护工交代,谢谢来自祖国的帮助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16edu.com/yaoqingmayicaizhuce/20190425/186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